亲亲育儿网
育儿资讯
当前位置:亲亲育儿网 > 育儿 > 育儿资讯 > 湖南桑植天梯上的求学路
发布时间: 2014-03-20 文章由亲亲育儿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导读:亲亲育儿网,3月19日讯,5岁的刘丹向下凝视着挂在山间的天梯,这是她上学要经过的路。她说,只要不下雨,走这梯子就不害怕。桑植县苦竹坪乡的张家湾村,在天门山的另一面,村里学龄期的孩子,只能靠攀爬天梯出入村落。 修路?常住人口不到100人,工程量却十分


 




  亲亲育儿网,3月19日讯,5岁的刘丹向下凝视着挂在山间的天梯,这是她上学要经过的路。她说,只要不下雨,走这梯子就“不害怕”。桑植县苦竹坪乡的张家湾村,在天门山的另一面,村里学龄期的孩子,只能靠攀爬天梯出入村落。

  修路?常住人口不到100人,工程量却十分巨大。移民?村里很多人又不愿失去“山”的依靠。在与山的对视中,刘丹已经有了更多的憧憬,有一条平坦的上学路,还要看得见遥远的风景。

  本报记者陈漫清张家界报道 沿着狭窄的山间石路,穿过溪流和峡谷,在一悬崖处,放着一段木梯,抓着木梯爬上去,就进入了桑植县土家族聚居的张家湾村。由于交通不便,村里常住的人基本上过着“与世隔绝”的生活。

  不走天梯到镇上需四五个小时

  张家湾村一共七个组,其中四个连在一起的组地势较高,形成了苦竹坪乡独立的一块高地。村主任刘兴阶说,由于地高多悬崖,因此自祖辈开始,就在这块高地的两处位置都搭起了木梯,成为这4个组出入镇上相对便捷的通道,对这四个组而言,这两处木梯并不是唯一通道,但如果不走木梯,就必须攀爬岩壁,费上四五个小时才能走到镇上。

  刘兴阶说,除非是5到7月的汛期,小溪淹了村子通往天梯的小路,不然无论老人小孩都走天梯。村里还有其他三个组,地势稍低,去镇上不需要走木梯,但走山路到镇上,也要花上两三个小时。

  村民生活自给自足,极少外出

  红芋洞组里71岁的杨君香说,自家的木屋是上世纪80年代修的。山高水远,直到现在,村里人要修房子,都还是自己烧瓦、自己砍树做木板、自己做窗户,只有窗户上的玻璃,才是一块块从镇上买来背上天梯运来的。

  老人们说,几百年前,祖辈为了躲避土匪,来到这儿安居,慢慢形成张家湾村,村里平时很少有外人进来,多年以来他们基本维持自给自足的生活,除了每隔一段时间去趟集市,极少外出。

  杨君香的老伴腿脚不方便,一般3年才下一次村,“去女儿家走亲戚”,另一位老人,4年前身体不好被抬下去看病,之后就再也没出过村,杨君香说,除了出外打工的,这里常住的人,出村不多,基本上在过着“与世隔绝”的生活。

  5岁孩子上学前班也要爬梯子

  住在村里“高地”上的孩子们,往返学校要靠这两处天梯。

  刘丹今年5岁,在镇里上学前班。星期五中午放学后,刘丹的爸爸用三轮车载她到石山路口,把三轮车寄放在附近的村民家,刘丹跟在爸爸的身后,很熟练地跟着爸爸踩过小溪长满苔藓的石头,翻过大山陡壁潮湿的小路,来到天梯前。

  刘丹把书包扔给爸爸,还不等爸爸上去,她便一只手抓着木梯往上走,爸爸一直喊着,慢点,慢点,刘丹说,只要不下雨,走这架梯子“不害怕”。

  7岁的余欣欣有次下雨爬梯子时,从梯子上滑了下来,被后面的妈妈拉扯住了。后来每次下雨,欣欣走到梯子前,都要妈妈哄上好一会,才愿意爬上去。

  71岁的杨君香说,村里一代代人,都是靠走这条道来上学的。现在村里家境好些的家庭,都陆续去镇上租房陪孩子上学了。

  [种种尝试]

  尝试一 修路

  人口不多,悬崖峭壁施工工程量巨大

  余欣欣站在家门口,右边的山脉翻过去,就是天门山风景区,他们住的张家湾村,位于天门山的另一面。

  说起路,村民们虽想修路,却也颇感无奈。张家湾村地广人稀,全村19000多亩,只有398口人,年轻人外出打工,留在村里常住的就只剩下90几口。村主任刘兴阶说,村里有些组之间步行都要几个小时,村里修起路来,少说也要50公里,且全是在悬崖峭壁之间修路,工程量巨大,“三千万都未必修得成”。也因此,张家湾村的路,一直没能通。

  尝试二 移民

  大山经济资源丰富,村民不舍离开

  14岁的余启运想搬去外面,5岁的刘丹说,我想去大城市。

  张家湾村人口不多,曾经也想过移民下山,然而,村里大部分村民却不愿意。杨君香的老伴腿脚不好,坐在家里做木工,给自己做了副棺材,仔仔细细刷了黑漆放在正屋里,让他们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村庄,他们觉得“很难接受”。

  大部分村民不愿意移民还是出于经济考虑,地广人稀的大山给他们带来了丰富的经济资源,漫山遍野生长的野粽叶销往全国,山里的木材也成了村民的一大经济收入,此外,养蜂、野菜、野生动物也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收益。村民们说,一年卖粽叶和木材,能有个较稳定的收入,即使在外打工,也想做不了苦力的时候再回到村里来,“有这些资源在,有个依靠”。

  尝试三 建学校

  别的组的孩子上学就得翻山越岭了

  撤点并校以前,张家湾村曾经有一所小学,但就张家湾村而言,组与组之间路程很远,同组之间的不同人家,有时都相隔个把小时的路程。把学校建在村里的一个组,别的组的孩子上学,也得翻山越岭走上好几个小时的山路,村民们说,与其如此,反正都要走很远,他们还宁愿把孩子送到镇上去上学,“教育质量相对要好一些”。

  媒体报道以后,桑植县政府表态,先出资金在天梯处改造一条简易通道上山,具体修水泥台阶还是简易马路,要等专家考察完山体再决定。

  “木质的梯子没有固定,风吹雨淋也容易腐朽,危险性还是比较大的。下周一县里的技术人员会到这里实地勘测,确定一个可行的方案,争取尽快动工。”苦竹坪乡党委书记熊东见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每年的七八月份山里就会出现洪水,必须赶在那之前完成天梯改造。

  我想改变路

  到了周五,准备回村的张家湾的孩子们总会习惯性抬起头,看看天。

  下不下雨,让这段路有着大不同。

  为了回家,孩子们先要搭车到石山路口,然后再走入山中。

  走路也有危险,山间阴凉,路面潮湿。要是一脚踩空,下面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。

  山路走上个把小时,天梯就出现在孩子们面前。

  天晴的时候,孩子们看见天梯时兴奋显然超越了害怕。爬上天梯,家就到了。

  每逢下雨,孩子们就会害怕。鞋底都是泥,梯子上很滑。7岁的余欣欣有一次就差点摔下梯子,直到现在,每逢下雨,她都会对爬天梯心有余悸。

  张家湾村有四个组坐落在高地上,平时要靠爬天梯出入村里。因为闭塞,几百年前,乡亲们的祖辈为了躲避土匪,来到这儿安居。也同样因为如此,村里少有外人进来,乡亲们基本维持着自给自足,过着“与世隔绝”的生活。

  即使与世隔绝,村里也留不住年轻人好奇的心。村里原有398口人,如今只剩下90几口,只有屋里那些时尚海报还留有一丝时髦的气息。

  对于外面的世界,村子里的孩子们也很渴望。14岁的余启运就想搬去外面。只是山路太难走了,木墙上的五个字表达着他的心声,“我想改变路”。

  长沙晚报同题报道:

  2013年4月14日消息,本报记者来到桑植县爬悬崖天梯上学的余启运兄妹家,跟随孩子们体验他们的求学“天梯”艰辛之路。

  沿着小溪流徒步行走,溯溪、登山,在村民的指点下寻找余家,跌跌撞撞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见到了那两架挂在悬崖峭壁之上的“天梯”,下面是七八十米深的悬崖,从下面往上看接近90度垂直,“天梯”搭放在半山腰,没有进行特殊固定,每踩一步都带有一种不确定性。

  余启运是张家湾村人,他现在在离家35公里远的龙潭坪镇中学上初二,每个月末的周末,他都会回一趟家。从学校出发,如果不搭摩托车的话坐公交车至少得倒三趟车,花上四五个小时才能到张家湾村的村脚下,

  妹妹余欣欣也在龙潭坪镇上学,这两架天梯是兄妹俩上学的必经之路,也是张家湾的村民走出大山最近的通道。梯子是余启运的爷爷用木头做的,时间久了会被腐蚀,所以每隔三五年都要更换一次。回家必须经过这道没任何防护措施的天梯,前不久,欣欣差点在这出了意外。天梯下面就是六七十米深的悬崖,当时,要不是妈妈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,后果不堪设想!

  爬上天梯,就看见一座炊烟袅袅的木屋,那就是余启运的家。年初央视走基层报道了余启运兄妹爬天梯上学的情况,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关注。这几天内,不少媒体人和志愿者前来探望余启运兄妹,让在云端上只有6户人家的村子热闹了起来。

  村子里第一次来了这么多人,村民带上手中的活坐在余家的前坪,探听着“天梯”今后的命运。有些老人因为爬天梯不方便,已经好些年没有下过山了,其中就包括余启运的爷爷奶奶,这次天梯引发的讨论也许会关系着他们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走出大山。

  张家湾村村主任刘兴阶介绍说,张家湾村属于山区,平均海拔超过800米,土层浅、土质差,加上光照不足,种的农作物又很容易被飞禽走兽损坏,一年的收成少得可怜。张家湾村里的天梯不止这一处,还有另一个组也是通过天梯出行。

  “木质的梯子没有固定,风吹雨淋也容易腐朽,危险性还是比较大的。下周一县里的技术人员会到这里实地勘测,确定一个可行的方案,争取尽快动工。”苦竹坪乡党委书记熊东现场考察之后表示。

  余家6口人全靠余启运的爸爸种点田,卖点山货维持。爷爷说如果搬迁,意味着余家要失去维持生计的田地,要是修一条通往村外的路就好了。第二天晚上记者和余启运聊到很晚,说了许多,印象最深的是他说怕长大出去后不爬楼梯回家,担心回来时找不到路。

    湖南桑植天梯上的求学路 - 亲亲育儿网 | http://www.qinqiner.com ☆ 点击复制 ☆

    最新知识

    热门浏览